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小鱼儿1图库现场开奖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刘小姐
  • 025-66915675
  • 18951954530
银行财眼|盛京银行股权或发生重大变动:第二大股东128亿股质押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2-08-04 

  1、7月31日晚,恒大子公司恒大南昌收到仲裁裁决书,恒大南昌所持盛京银行12.8亿股质押被申请执行。而在去年10月,恒大南昌持股比例降至14.57%,由盛京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变为第二大股东。

  2、今年5月,盛京银行董事会大幅调整,增补了5名董事、1名监事,其中原“建行系”高管柳旭成为新任执行董事。

  3、2021年盛京银行实现归母净利润4.02亿元,同比下滑66.6%。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发现,近五年来,2017年是盛京银行归母净利润的顶峰,金额高达75.8亿元,如今的归母净利润已不足四年前的1/18。

  4、盛京银行不良率已经连续四年攀升,2017-2021年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9%、1.71%、1.75%、3.26%、3.28%,期间飙升120%。据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统计,盛京银行3.28%的不良率在30家上市城商行中表现最差,比1.56%的行业均值高出110%。

  5、在恒大成为盛京银行第一大股东期间,该行个人住房贷款占比持续走高,从2016年的1.9%到2021年的9.8%,增幅高达415%。此外,2020、2021年盛京银行的房地产贷款占比分别为21.6%、21.7%,已连续两年逼近22.5%的监管红线。

  凤凰网财经讯7月31日晚,中国恒大发布公告称,公司子公司恒大集团(南昌)有限公司(后文简称“恒大南昌”)收到仲裁裁决书。仲裁申请人于2021年7月为中国恒大控制的实体借款提供担保,恒大南昌以其持有的合计12.81亿股盛京银行股份向申请人提供反担保质押。因借款方未能还款,申请人履行担保责任并向该子公司主张执行该质押。裁决书裁决申请人对该等股份有优先受偿权,优先受偿权的范围为申请人履行担保责任偿还的金额(人民币73.07亿元)及资金占用费和申请人因行使追偿权的其他费用。

  对此,接近盛京银行的人士向媒体表示,“公司大股东为沈阳市国资委附属公司,恒大持有的盛京银行股权变动,对银行的日常运营完全没有影响。”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发现,盛京银行已连续多日无成交,有成交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是6港元/股。按照当前股价,恒大南昌所持的盛京银行12.8亿股质押可能不足以还清中国恒大所控制实体的73.07亿元借款。也就是说恒大此次可能不得不被动“清仓”所持盛京银行股份。

  盛京银行大股东去年由恒大南昌变更为沈阳国资委附属公司,近年来因与恒大的密切关系成为市场最为关注的银行之一。

  作为东北地区最大的城商行,盛京银行自1997年成立至今已经25年。25年中,不乏年赚几十亿的高光时刻,但近几年却业绩不佳。 那么,近几年盛京银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股权变动为何如此引发市场关注?

  盛京银行与恒大的故事始于2016年。据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了解到,彼时风光无限的恒大看中了盛京银行的消费金融牌照,于2016年初耗资70亿港元在港股市场购买盛京银行H股,成为盛京银行大股东,持股9.96%。

  随后,恒大南昌再于2016年4月以100.17亿元的价格收购盛京银行10.017亿股内资股股份,将持股比例提升至27.24%,成为盛京银行第一大股东。

  2016年5月,恒大因触及港交所关于“上市公司公众持股水平不得低于25%”的监管红线亿港元,使得持股比例降低至17.28%。

  直至2019年6月,恒大南昌再斥资132亿元认购盛京银行的22亿股内资股,持股比例从17.28%跃至36.4%,稳固第一大股东地位,盛京银行也成为恒大的关联公司。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注意到,在恒大南昌作为盛京银行大股东期间,盛京银行的多位高管都与恒大集团关系密切——盛京银行原董事长张启阳和行长张强先后加入恒大集团任副总裁。

  不过,成为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并没能改变命运,恒大还是在2021年9月“暴雷”。

  在恒大正式“暴雷”前,2021年7月22日,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高伟带领市国资委、市金融局主要负责人到盛京银行调研,听取了盛京银行董事长邱火发的经营管理情况汇报。高伟表示,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盛京银行改革发展,支持市属重点国有企业在行业监管部门指导下,逐步增持盛京银行股份。对此,彭博认为中国恒大可能会失去对盛京银行的掌控权。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2021年8月17日,盛京银行发布公告称,沈阳市国资委附属公司东药集团和盛京金控以每股6元分别受让恒大南昌所持有的盛京银行1.37亿股内资股及2883万股内资股,分别占该行总股份的1.57%及0.33%。

  紧接着,2021年9月14日,恒大旗下两家子公司未能按期履行为第三方发行理财产品提供的担保义务,相关金额约9.34亿元。恒大财富董事长杜亮在与投资者沟通中称,恒大担保的未兑付理财产品规模达400亿元。恒大正式“暴雷”。

  联合资信曾表示,恒大集团负面舆情持续发酵,或将对盛京银行的业务开展及同业声誉产生不利影响。

  随后,9月29日,盛京银行的股权结构发生重大变动。盛京金控出资99.93亿元受让恒大南昌所持有的盛京银行17.53亿股内资股股份,占该行已发行总股份的19.93%。上述股份转让完成后,盛京金控持股占比增至20.79%,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沈阳市国有股份合计持股比例为29.54%,恒大南昌持股比例由此前的36.40%降至14.57%。

  恒大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流动性问题对盛京银行造成巨大负面影响,引入国企受让方作为大股东,有助稳定盛京银行的经营,有助于恒大仍持有的盛京银行14.57%股权的增值保值。同时,盛京银行要求出售事项全部所得款项需用作偿还恒大对盛京银行的相关债务。

  恒大出售盛京银行股权一事于2021年10月18日正式完成。据港交所披露易公布的信息显示,10月18日,在完成两次股份出售事项后,恒大在盛京银行的持股由32.02亿股降为12.82亿股,占盛京银行已发行总股份的14.57%。按照交易价计算,两笔股权出售完成,恒大变现共计约110亿元。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此次恒大的股权出售后,不再担任第一大股东,盛京银行高层或因此而发生变动。

  半年后,2022年5月,盛京银行董事会发生大幅调整,增补了5名董事、1名监事,其中柳旭为执行董事,王军、江爱国为非执行董事,王沫、吕丹为独立非执行董事,杨秀为监事。

  从履历看,引人关注的是执行董事柳旭,现年54岁,是原“建行系”高管,长期在建行辽宁省分行工作至建行辽宁省分行副行长,在金融领域有超过30年的专业经验,并拥有高级经济师资格。1990年至2016年,柳旭在建设银行辽宁省分行相继担任行长助理、业务部总经理、南湖开发区支行副行长、资产保全部副总经理、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等职务,之后升任辽宁省分行副行长,2021年被调往建行研修中心东北研修院(原建行大学东北学院),担任副院长。可以说是一位深耕辽宁金融系统、经验丰富的老将。

  两名非执行董事候选人王军、江爱国均来自市属国有企业,王军此前担任沈阳恒信国有资产经营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及总经理,江爱国此前担任东北制药集团总经理。

  独立非执行董事候选人王沫、吕丹分别来自会计师事务所及知名高校的专家。监事杨秀此前担任盛京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

  这是继2021年10月,盛京银行第一大股东由恒大集团转为盛京金控之后,在董事会层面一次关键调整。

  对此,中国银行保险报表示,“盛京银行完成了董事会、监事会国资背景的董事、监事席位大调整,凸显国资‘底色’,做‘政府的银行、市民的银行’。”

  前段时间“盛京银行在支付宝不能取款”引发舆论关注,事后虽然辟谣,但仍引发了部分储户的恐慌,提前支取了自己在盛京银行的存款。

  但近年来,盛京银行在营收、净利润、不良率等关键指标上表现均不理想。财报显示,2021年盛京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54.67亿元,同比下滑4.9%,此前2019年、2020年该行营收分别为210.07亿元、162.67亿元。也就是说,盛京银行的营收已经连续两年下滑。

  2021年盛京银行实现归母净利润4.02亿元,同比下滑66.6%。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发现,近五年来,2017年是盛京银行归母净利润的顶峰,金额高达75.8亿元,随后2018年大幅下滑至51.29亿元;2019年曾小幅反弹,达到54.43亿元,然后再度陷入连续两年的下滑状态,如今的归母净利润已不足四年前的1/18。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注意到,盛京银行2021年净利润大幅下滑的一大原因是收入减少。2021年,该行利息净收入123.88亿元,同比下降14.9%。

  2021年,盛京银行净利差1.39%,同比下降0.16个百分点;净利息收益率1.40%,同比下降0.22个百分点。

  其一,在稳增长政策持续推进,LPR利率多次下调的背景下,该行积极响应国家减费让利政策,平衡风险收益,调整客群结构与定价策略;其二,部分借款企业受疫情衝击和经济环境影响,经营现金流紧张,还款付息能力减弱,上述因素共同作用,贷款收益率同比下降;其三,受利率市场化深入推进,存款竞争加剧影响,负债稳定性增强的同时付息成本略有上升。

  另一方面,收入减少的同时,盛京银行的支出却不断上涨。2021年盛京银行的营业费用上涨15.9%至58.55亿元。最终成为该行的归母净利润大幅下跌的重要原因之一。

  盈利性指标表现不佳的同时,盛京银行资产质量也堪忧。财报显示,盛京银行的不良率已经连续四年攀升,2017-2021年盛京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9%、1.71%、1.75%、3.26%、3.28%,期间不良率飙升120%。据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统计,盛京银行3.28%的不良率在30家上市城商行中表现最差,比1.56%的行业均值高出110%。

  据财报显示,2021年盛京银行贷款行业占比最高的前三位分别是:批发和零售业25.6%,不良贷款率7.13%;租赁和商业服务业17.1%,不良贷款率0.92%;房地产业11.9%,不良贷款率1.98%。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发现,在恒大成为盛京银行第一大股东期间,该行个人住房贷款占比持续走高,从2016年的1.9%到2021年的9.8%,增幅高达415%。值得注意的是,2020、2021年盛京银行的房地产贷款占比分别为21.6%、21.7%,已连续两年逼近22.5%的监管红线。

  去年10月至今年5月,盛京银行第一大股东和董事会发生重大变化,如今,因第二大股东恒大南昌12.8亿股质押被申请执行再度引发市场关注。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注意到 ,2021年7月,盛京银行在第一大股东发生变化前,信用评级遭联合资信下调,主体长期信用等级被由AAA级被下调到AA+。

  同样是2021年7月,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高伟在调研盛京银行时强调,盛京银行作为政府的银行,我们自己的银行,要全面加强党的领导,回归本源,服务本土和实体经济,加快建设成一家好银行。

  未来,盛京银行能否提升业绩、改善资产质量,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