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小鱼儿1图库现场开奖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刘小姐
  • 025-66915675
  • 18951954530
唐山黑恶势力由来已久国家扫黑除恶重拳出击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2-07-29 

  自从唐山女子被暴力殴打事件以来,不断的有人开始实名举报唐山的黑恶势力。而每次举报人都是非常无奈黑暗程度更是触目惊心,唐山在不断的刷新所有人的三观。

  举报一:第一个站出来的实名举报人是一家蛋糕店的店主,曝光了一伙以刑满释放人员为首的黑社会团伙,自2021年7月起至今已对店主进行了多达20多次的敲诈勒索!并到店主的店里和家里进行骚扰闹事,不仅如此还多次恐吓威胁店主及其家人。

  甚至闲散人员还当着警察的面说:“绝对不会遵从法律,他们有的是他们自己办事的方法,哪怕蹲几年大牢也无所谓”。而就在这之后,蛋糕店先后被两次不明身份的蒙面人进行故意破坏。

  而据店主提供的录音,对方不仅知道对方的家庭住址,还称:“我要不摸清你也不会找你”、“我见你一回打你一回”、“法院你随便找,110你随便报”等。

  而公安机关给店主的回复称:“这些人的行为并不触犯法律条款”。而这也就意味着,这些闲散人员再去店里闹事也是合理合法的。

  举报二:第二个实名举报的是一位身在河南的女子, 举报自己及5名同事被唐山市某酒吧老板朱某等人殴打并非法拘禁16小时。而在报警后,女子在接受了数小时的询问后,直到早上7点才出警,但是,民警未对酒吧相关人员进行处理。

  而该子在网上进行实名举报后,该女子接到了唐山市公安局工作人员的电话,对方多次要求她删除网上的视频并提出见面解决问题的要求。

  举报三:多人实名举报唐山女子徐敏诈骗玉器翡翠,徐敏以新店开张为由请帮忙调配货物,收货后却将货物抵押,无法向受害人支付费用或归还货物。受害者多达十余人,总金额超过3000万元。

  举报四:一名在唐山投资建厂的浙江温州的老板汪建媚,实名举报房东杨氏父子。

  杨氏父子到厂子故意捣乱,肆意挑衅,多次辱骂并殴打工人,其中一位女出纳更是被殴打至胸骨骨折,报警无数次都不了了之。杨家父子还扬言说:“上面有人,在唐山他就是天,随时把你们赶出唐山,打出唐山”

  唐山的“举报风”还在继续,并没有一丝一毫减弱的趋势。照此下去,不知道还有多少“黑料”会被挖出。

  这些举报加上之前“种地道歉”、“铁丝锁门”等(大家自行搜索)事件,不禁让人产生质疑,这里还是中国境内否?

  1983年,全国开始第一次“严打”,于这次全国性严打的起因,有一种传闻,认为是因唐山“菜刀队”而起!

  据传,那一年,邓公在前往北戴河途中,经过唐山,其车队遭遇了“菜刀队”的拦截……

  那一年,在呼伦贝尔盟喜桂图旗,8名青年流氓酒后滋事,残忍杀死了27名无辜百姓,其中包括75岁的老人和2岁的幼儿,还QJ甚至LJ了多名女青年,引发了社会极大恐慌……

  那一年,一名外国女记者在北戴河的沙滩上,被强奸,这让刚刚打开国门,积极推进改革开放的中国,在舆论上很被动……

  那一年,一对新婚夫妇在河南南阳旅行时,遭遇当地小混混纠缠,发生冲突后,竟然活活被打死!

  于是,邓公召集时任公安部长刘复之等人,以雷霆万钧的手段,决定开展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简称“严打”。

  唐山“菜刀队”成为第一个被打掉的黑社会团伙,50多人被枪毙,新华以《菜刀队的覆灭》为题,进行了专门报道。

  唐山“菜刀队”成为第一个被打掉的黑社会团伙,50多人被枪毙,新华以《菜刀队的覆灭》为题,进行了专门报道。

  90年代初,不少企业改制,杨树宽长袖善舞,得到古冶区外贸局局长李建国支持,自己没有花多少钱,找银行借贷盘下了一个濒临倒闭的面粉厂。紧接着,他如法炮制,又盘下了华云鞋厂和其他几个厂,摇身一变就成了大老板。在财富迅速膨胀的刺激下,杨树宽也开始膨胀起来,开始组织黑社会。

  杨树宽喜欢车,名下的名车,大概有七八十辆之多,甚至有多辆军用车,切诺基的水陆两用吉普车、依维柯军用,还有一辆“装甲车”!

  他和唐山公安局时任某副处长臭味相投,关系十分密切。他们都喜欢抽,甚至会共享资源,相互提供毒品,深入交流。

  他喜欢玩枪。他把民爆站当成了自己私人的武器库,先后拿到了21支各种枪械,不仅带回家自己玩,还分发给自己的小弟们。他带着一大群小弟,杨树宽开始拿枪对准了普通百姓。

  杨树宽还经常以手头资金紧张为理由,对当地一些效益好的企业下手,带着持枪小弟,开着装甲车,前去“借钱”,先后敲诈了近5亿元!

  2007年3月19日,杨树宽在唐山市明星饭店的洗浴城被抓,警方从他家里收缴35支,子弹330余发,手下40多名黑社会成员也相继落网……

  最终,杨树宽因罪大恶极,被判无期徒刑,其手下的一帮黑社会成员也受到了法律制裁,只是,其背后的“保护伞”竟只是一名副处级干部。

  此后,唐山开展了多次扫黑斗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2018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唐山一共打掉涉黑恶犯罪团伙70个!

  难道是中国的扫黑力度不大吗?为什么时隔几年,黑恶势力就会在这片大地上死灰复燃,返土重来呢?

  中国扫黑除恶力度有多大?唐山黑恶势力颠覆了国人的认知,让人民群众在安稳和睦的生活中,再次意识到了阳光之下存在阴影,存在许多了违法犯罪的恶性案件。为何每隔一段时间,我国就要进行大规模的扫黑反腐行动?最近几年我国又在扫黑除恶行动中付出哪些努力?打击黑恶势力还需要特别关注什么?成了每个普通百姓关心的问题。

  或许很多人不曾关注2018年国家下发的有关通知,但在那两年的街头巷尾,无数标写“扫黑除恶”四个大字的宣传海报映入眼帘,尤其随着互联网带来的高速信息传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到国家“扫黑除恶”的专项行动。而当年年初的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表决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就揭开了新一轮大规模扫黑除恶、反腐倡廉的序幕。“监察委员会”写进宪法,依法独立行使监察权,这意味着国家在从事有关问题和项目的调查上,更能够克服一些外界或内部的阻力。

  “老虎苍蝇一起打”,是我国在这轮大力度扫黑除恶行动上作出的原则指示,伴随着2月下旬到5月下旬,中央巡视组的派出,从基层到领导,正式开展起扫黑除恶的专项斗争。事实上,早在2000年我国便首次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从打黑到扫黑的一字之差,意味着我国打击黑恶势力的行动将成为常态。2021年3月29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在为期三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全国共打掉涉黑组织3644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3.7万人。

  当提及这些数据成果时,我们或许难以感知其行动的具体细节,但提及国家一些地区的高级官员和高额的涉案金额,我们这才意识到,看似安稳和平的社会之下,还有如此多“藏污纳垢”的黑暗面。以2014年震惊全国的特大涉黑犯罪集团,四川刘汉、刘维案件为例,这些黑社会组织,光收缴的武器就多达20支、子弹677发,甚至还有3枚军用手榴弹。国家从不容忍,这些威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黑恶势力存在,但扫黑除恶的力度在2018年再度提升,周期性的大规模行动又是有何依据?

  在面对记者提问“我国每隔若干年就会有一次“严打”,这是为何”,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研究员房宁教授,给出了他的解释,黑社会组织的发展是需要一定环境和时间的,黑恶势力如同人身体的一块病灶,一般时间下它不会大范围发作,而是隐匿的滋生和发展,而在前期我们的扫黑除恶工作对于这样的黑恶势力,是比较难以针对性集中性的打击,我们不能“高射炮打蚊子”,行政执法的效率也比较低下。但随着黑恶势力的不断膨胀,它的状态将会逐渐公开,违法犯罪的性质也会更为清晰,在既有的国家打击行动过后,大约七年新的黑社会组织就会死灰复燃,我国大约十年一个扫黑周期,这样才能持续不断的压制黑恶势力在中国的危害性。

  从我国的宏观政策角度出发,黑恶势力将会普遍且长期的存在于我国的社会发展之中,至少目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依旧需要不遗余力的清扫这些违法犯罪势力。但对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当下我国黑社会的存在形势正在发生改变,这对我们的监察和执法部门也提出了新的要求。房宁教授尤其提到了黑社会与主流社会的伴生关系,他认为黑社会的存在,是不遵守主流社会的规范和法律的,但其经济活动可以获得远远高于主流社会经济活动的超额利润。

  现今的黑社会组织更为严密,他们往往会利用其违法赚取的金钱,进一步巩固其地位和能力,最为直接的便是洗钱行为、商界垄断以及政治贿赂。而为何国家赋予了监察委员会如此重要的权利和职能,想必也是考虑到了未来黑恶势力与腐败贪污间的勾连,房宁教授认为,黑社会及有组织犯罪,一般都有所谓的“保护伞”,重点打击保护伞将是未来打黑除恶工作的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