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小鱼儿1图库现场开奖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刘小姐
  • 025-66915675
  • 18951954530
2003年黑帮头目刘涌被执行死刑临刑前亲人在脚镣处塞进一元钱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2-07-29 

  在和亲人们作最后的告别时,平时不可一世的刘涌表现得格外平静。一连抽了几根烟后,他将临行酒一饮而尽。

  就在站起身准备跟警察赶赴刑场的时候,刘涌突然开口让家人们把一元钱放在自己的脚镣处,然后在亲人的注视和围观群众的怒骂声中踏上了前往火葬场的警车。

  刘涌身上究竟着什么样的罪行,以至于惊动最高人民法院对其进行死刑宣判呢?而他在临死前让亲人在脚镣处塞一元钱又有着怎样的用意呢?

  沈阳警方透露,刘涌涉黑犯罪团伙仅被核实的犯罪事实就有42起,共造成1人死亡,16人重伤。藐视人民群众,无视法律法规,可以说猖狂至极。

  1960年出生的刘涌虽然只有初中文化,却是沈阳嘉阳集团董事长,曾任和平区政协委员,中国致公党沈阳市直属支部主委,还曾在1997年当选沈阳市人大代表,风头盛时,底层执法人员对其根本无可奈何。

  1998年6月11日,时任辽宁省技术监督局信息研究所监督管理科科长的郭金喜带着刘建勋和章军前往沈阳最繁华的商业区——中街进行例行检查。

  可就在他们对中街的百佳超市进行检查时,发现有十几种进口化妆品和啤酒既没有生产日期和保质期,也没有任何中文标识。

  于是郭金喜就按照规定,像往常对待此类商品的方式一样,将这些违规品封存装车带回了省技术监督局。后经统计,这些商品市值大约几千元。

  在郭金喜回省技术监督局三个小时后,来了一辆车子,是刘涌派来的,要将郭金喜三人接到百佳商场的总部。

  那个被查的百佳超市,正是刘涌的沈阳嘉阳集团的下属企业。于是,郭金喜、刘建勋和章军三人就在刘涌的邀请下来到了百佳商场的二楼办公室。

  郭金喜本来以为刘涌邀请他们来是为了处理今天上午的违规商品案件,但是刘涌却并无丝毫配合他们工作的意思,只是借口说所有的手续都在一个副总手里,等他出差回来再送到技术监督局。

  但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处在繁华区的商场,在郭金喜三人刚刚走出百佳商场的时候就从附近一辆出租车里冲出来几个小伙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三人拳打脚踢。

  郭金喜的大腿和臀部挨了三刀,鲜血直流不止,浸透了裤子,连鞋子里也都流进了许多血。谁敢想到在一个繁华地段,还是在中午的阳光和人群的注视下,国家的公职人员被人当街殴打刺伤!但是这种事,在当年刘涌恶黑势力盛行时期的沈阳却不足为奇。

  甚至有一次,刘涌因为吃饭多出包间被服务员让给了两名警察,就让人把两个警察硬生生从三楼打到一楼,一名警察被打成重伤。

  郭金喜三人被打后,也引起了当时报纸和电视台等媒体的关注报道。三个人更是向辽宁省政府、人大和公安厅都做了报告,就连国家总局的人也对执法人员被打也给予极大的关注,要求尽快查处凶手。

  郭金喜心里明明知道是刘涌指使人做的,但也知道刘涌背后的势力,且又苦于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加上又担心后续祸事上门,最终只好不了了之。

  刘涌的涉黑犯罪集团在当地的嚣张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就激怒了一批正义之士。那些年,不断被害人上访举报,甚至还有人大代表联名督促破案,但是这些声音最终都如石沉大海,不见回应。

  刘涌的父亲曾是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个审判庭庭长。虽然父亲已经退休了,但是凭借父亲多年在法院的关系,刘涌很快就跟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后担任沈阳市政协副主席的焦玫瑰以及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后担任沈阳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长刘实搭上了关系。

  除此以外,沈阳市常务副市长马向东,沈阳市和平区劳动局局长凌德秀、副局长高明贤还有公安局的3名警察都与刘涌有着不清白的关系。

  除了日常的和利益输送外,这些公职人员更是为刘涌在政坛的发展保驾护航。高明贤和凌德秀为刘涌成为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四处奔走、暗箱操作;刘实和焦玫瑰凭借自己在法院和检察院的职务更是对刘涌的违法犯罪行为充耳不闻,甚至有时亲自下场帮忙摆平;三名人民警察更是荒唐地成了刘涌的私家打手。

  有了这样的公检法系统和行政系统撑腰,刘涌在沈阳的几年是欺行霸市、烧杀打砸、无恶不作。

  为人民服务的国家公器就在这样的和利益往来中,成了沈阳最大的黑社会的保护伞,国家公职人员走向了与人民群众为敌的地步,一再无视和践踏法律和制度!

  肆无忌惮的刘涌在鼎盛时期,网络上还传言其曾邀请明星刘德华到沈阳“嘉阳之夜”进行演出时,却只付了跟刘德华约定的一半酬劳。刘德华在讨要另一半时,不仅被刘涌怒扇耳光,甚至还受到威胁和恐吓。

  虽然这个传言都是捕风捉影,难以证实,但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刘涌当时的嚣张狂妄程度。就连刘涌自己也曾在公开场合一再放言:“在沈阳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1999年5月25日,沈阳警方正式对刘涌集团立案侦查。但是想要铲除这样一个根植在沈阳多年的“黑道霸主”并不容易。

  这不是警方第一次对刘涌动手了,但是刘涌团队的社会关系十分复杂,加上他本身有着极强的反侦察能力,每次行动都是无果而终。而且刘涌团队的手段残暴,一旦办案人员稍有不慎引来仇视,不仅会给自身带来祸患,更会危及家人亲属。

  因此公安局局长杨加林专门在成立专案组时,不向外界透露一丝风声,并采用多种手段进行秘密侦查和搜集证据,确保在坐实刘涌犯罪证据的情况下将其连根拔出。

  就这样,在绝密状态下进行一年的侦查并获得确凿证据后,沈阳警方向上级有关领导进行了本次行动的第一次汇报并获得了有关领导的支持。

  2000年7月1日,沈阳警方几个专案小组以迅雷之势扫除了刘涌的团伙成员。7月11日,黑河警方布网在一辆出租车中抓住了企图逃往俄罗斯的刘涌夫妇。

  刘涌被抓时,还企图服用安眠药自杀逃过法律的制裁,但幸好警方出手及时,将其送往医院救治脱险后押回公安局。

  除了刘涌的犯罪团伙19人落网,警方还缴获了军用手枪2支、猎枪5支、小口径手枪2支,以及各种砍刀和匕首。

  而在刘涌被捕当天,刑警支队大院自发赶来了上百名人民群众,带着横幅、鲜花和慰问品,来迎接办案归来的人民警察们。

  但当时,刘涌虽然落网,杨加林却始终无法轻松起来,因为对他来说,真正的压力才刚刚开始。

  早在行动开始时,杨加林局长就向市政府申请50万元用作办案经费,但沈阳市市长慕绥新坚决拒绝,并对公安局的行动表现的颇为不满。

  刘涌被押回沈阳的时候,慕绥新甚至还给杨加林打电话问:“刘涌的案子能立住吗?我听说你们严刑逼供。”

  检察长刘实也坐不住了,就在行动开始第二天,刘实就给杨加林打电话表示可以聊聊,杨加林知道对方的企图,明确表示拒绝。

  从抓捕刘涌开始,一直到审判开始的两年时间里,杨加林面临着各方给予的压力以及各种诱惑威胁,但也正如最后他所说:“沈阳公安是经得起考验的。”

  但是即使如此,罪行罄竹难书的刘涌却仍不甘心认罪伏法,他以及他的家人仍然在用尽一切办法保护他。刘涌被捕后,面对庆祝的人民群众,刘涌的妻子在人民的唾骂中喊道:“将来说不准咋回事呢!”

  如此嚣张的态度,一方面是平时作威作福的常态,另一方面也来源于她已经有所行动,并有信心将丈夫救出。

  但是仅仅在一年后,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就以“公安机关在侦查过程存在刑讯逼供”为由将刘涌改判为死缓。

  一旦成了死缓,刘涌就有可能通过减刑来逃避死亡,逃脱其应有的法律制裁。一时间舆论哗然,这样一个“魔头”居然能活下来?《外滩画报》的李曙明甚至直言:“如果罪孽深重的刘涌都可以不死,那么死刑留给谁用?”

  在群情激愤的社会舆论下,2003年12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在辽宁省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再审刘涌一案。

  当年12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以二审中对刘涌改判死缓的理由与再审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为由,要求改正不当判决,宣布刘涌应立即被执行死刑。

  在和亲人的会面中,他抽着烟,若有所思,一言不发。没过多久,他知道自己该做最后的告别了,刘涌拿起一杯白酒,一饮而尽,然后跟亲人进行诀别。

  可见,在这家人的观念中,就没有钱办不到的事儿,甚至就连“阎王”“小鬼儿”都可以被钱财收买。

  但邪魔有道,正义有光,刘涌罪责难逃,还是要面临死刑。随后,刘涌木讷地跟着警察上了警车。

  当时的法院门口,围着大量群情激愤的人民群众。饱受多年欺负的人民终于等来了天理昭然的一天!

  11点35分,刘涌在一辆死刑执行车上被执行注射死亡,尸体随后就在殡仪馆的火化间火化。

  至此,这个“黑道霸主”终于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其背后的“保护伞”也在随后被调查审判。

  多少年来,全国各地几乎都有“刘涌”这样的黑恶势力,他们在利益输送,互相勾结造就的“保护伞”下,肆意妄为,欺压百姓,无视法律,成了无数地区乃至全国的毒瘤,人民群众无不对其咬牙切齿,恨之入骨,政府的威信也因此大打折扣。

  为此,我国在2018年开展了全国范围内的扫黑除恶,铲除这些社会的毒瘤还社会安宁,并逐渐成为了政府工作的常态化,让地方的黑恶实力不敢抬头,夺取了扫黑除恶行动的压倒性胜利。

  “刘涌案”也给无数人证明,在人民当家做主的法制国家,任何践踏法律,欺压人民的人终将会在人民的唾弃中迎来法律的宣判!